上汽零束首发SOA架构:传统车企如何搭建“应用商城”?

文|刘皖媛

编辑 | 赵成 

“软件定义汽车”已经成为智能汽车时代的共识,但在更关注用户体验的互联网时代,“谁来定义软件”成为传统车企面临的新问题。

为了给用户带来更具互联网功能的智能化体验,给开发者提供软件技术与汽车产品深度融合的开发平台,4月9日,上汽在全球首个汽车SOA开发者大会中推出零束银河全栈式“SOA软件开发者平台”解决方案。

“这是一个未知远大于已知的新时代。这不是上汽‘一花独放’,而是各位开发者‘万紫千红’的共同舞台,上汽乐于当好召集人、做好店小二,为大家开放丰富场景、创造合作机会、提供优质服务。”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在开发者大会上表示。

如今,电动化、智能化正在构筑起下一轮产业竞争的新赛道。但“戏台”搭起来,最担心的可能还是“没人唱戏、没人捧场”。传统车企搭建的汽车界的“安卓”平台,能迎来多少开放者的入驻,又能带来怎样的商业收益?

“我们不担心没人来的问题。在智能手机诞生的时候,软件控制大概20个左右的硬件,就已经产生百万级APP应用,SOA可以控制汽车厂近千个零件,发生魔方般组合,未来场景一定会非常丰富。”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从上汽零束软件分公司CEO李君处了解到。

▲ 上汽零束SOA平台开发者大会圆桌论坛

图片来源:企业供图

不做“孤岛”,上汽要当店小二

在智能汽车时代,汽车从一个“硬件为主”的工业化产品,焕新成为一个自学习、自进化、自成长的“软硬兼备”的智能化终端。汽车相关服务也将从传统的售后维保,进化为可实现软件OTA升级,可享受订阅式个性服务,并通过汽车链接更多内容生态。

在智能化、数字化浪潮推动下,软件为汽车注入新的灵魂,汽车能够产生的价值也由此远超传统生产、销售和售后过程。在软件定义汽车的今天,整车厂与零部件供应商,尤其是与软件供应商的关系需要重新建立。

“过去我们整车企业把供应商叫来‘货比三家’,谁便宜、质量好就用谁的,因为过去是‘孤岛’。我们原来供应商一级、二级、三级分得很清楚,现在智能车可能出现0.5级,软件架构需要整车厂来组织。”上汽集团副总裁、总工程师祖似杰表示。

如今,传统车企与用户的关系需要重新审视。如何通过智能化的手段把新的技术应用和更好的智能网联体验带给用户,上汽的解决方案是以传统车企的身份打造汽车行业的“安卓”平台。

2020年7月,上汽集团软件中心正式发布了其新成立公司的名称,并命名为上汽零束软件分公司。束,寓意为一,而零束则寓意着从零到一、打破束缚。

随着“零束银河全栈”解决方案正式发布,上汽集团将整车的硬件和通用的软件模块封装成原子化的服务,每个模块可实现自由灵活组合;在此基础上,零束还打造了开发者平台,提供IDE集成开发环境和标准化服务接口,并向开发者全面开放。

▲ 上汽发布零束全栈解决方案

图片来源:企业供图

据了解,SOA软件平台具有“低门槛、高互动”的特性,每一个用户既是使用者,也是软件平台的开发者。在享受SOA提供的服务时,SOA也会将用户车辆使用的大数据上传到数据工厂,为开发下个软件或者升级现有软件提供数据支持。

而以数据推动产品迭代,以数据驱动用户体验,也同样成为SOA软件平台的核心。

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了解到,SOA软件平台通过汽车硬件提供的“算力”,去计算软硬件运行产生的数据并上传至云端,再通过AI人工智能方法进行加工,便有了众多的智能化应用。但显而易见的是,上汽集团所主导搭建的SOA平台,既会面临首发的困难,也会引来行业内的“模仿者”。零束的护城河是什么?

“我们要为用户创造可持续发展的不可替代的价值,意味着一定要寻找到一个不同的道路,进行融合、集成,搭平台,搭架构,让我们的供应链从原来垂直的体系变成一个圈子的文化。”祖似杰表示,虽然特斯拉在智能驾驶方面通过视觉算法、深度学习,目前是最为先进的,但上汽有着更丰富的中国场景数据、更多车型覆盖广泛的戏份市场,必然会超过它。

而在商业模式上,上汽将采用“工具链”的方式,通过卖装备、租装备给开发者、用户、OEM及第三方软件公司等创造收益并分享给开发者。

目前,上汽零束的SOA平台生态伙伴包括百度、阿里、腾讯、京东、华为、OPPO、Momenta、地平线、科大讯飞、东软、商汤等,已经为开发者开放了680项车端服务、980项云端服务、260项数据服务,覆盖车设车控、智能驾驶、信息娱乐、智能网联、数据训练等20余个领域。

3000亿创新转型,从哪来、怎么花?

零束SOA平台之外,开发者大会上另一个重磅消息是十四五期间,上汽将在智能电动等创新领域投入3000亿元,全面向高科技企业转型。

“3000亿元包括已经批准和即将投入的技术项目。”祖似杰表示,这些资金会有相对多元化的来源,不仅包括上汽集团的自有资金,也包括外部融资、引入战略投资者以及员工持股等多元化方式带来的资金。

3000亿是怎样的规模?纵向对比2020年上汽集团财报,研发费用合计133.95亿元,在销量整体下滑的情况下,研发投入和2019年持平。有业内人士指出,未来五年上汽集团在创新领域的投入要达到3000亿元规模,除了外部融资,自身投入的研发费用还需要大幅增加。

横向对比其他传统车企,去年通用汽车董事长兼CEO玛丽博拉宣布,通用汽车未来五年在电动车和自动驾驶领域投入的资金和资源将超过200亿美元;近日,上汽通用也宣布将加大“新四化”领域投资,预计到2025年投资规模将超过500亿元。

豪掷3000亿,“All in”智能化赛道,背后是上汽转型面临的巨大压力。

“OEM这个概念就是一个汽车行业傲慢的代表,主机厂的立场很鲜明,我是主,消费者是客,你爱来不来。汽车行业傲慢了130年,终于要出状况了。”智己汽车联席CEO刘涛对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表示。在他看来,传统车企已经被特斯拉打到了家门口,继续维持传统汽车行业的傲慢,只能像温水煮青蛙般被时代淘汰。

在祖似杰看来,要完成转型,一定要投入。创新不投钱,属于耍流氓,不可能有成果出来。

据了解,上汽集团的3000亿元投资将覆盖电动车各高低端细分市场开发、智能网联体系和生态构建以及适配更多车型的第四代软件系统架构等等。

实际上,上汽转型之路早已开始。2020年11月广州车展上,MARVEL R作为上汽R汽车品牌首款产品全球预售,最低起售价格22万起;而就在半年前,R汽车还是作为荣威品牌旗下新标公布。R品牌的独立,被认为是上汽集团高端新能源品牌布局的第一步。

2021年1月,智己汽车新鲜出炉,由上汽集团、浦东新区和阿里巴巴集团联合完成首轮融资,创始轮的融资就达到了100亿元。而同样定位高端纯电动汽车的小鹏汽车A轮融资金额为22亿人民币,理想汽车A轮融资金额仅为7.8亿人民币。

不仅仅是融资量大,智己汽车可能是全球最快从成立到发新车的公司之一,从2020年12月25日注册成立,到2021年1月13日亮相两款量产车型,只花了二十天。

“兄弟多了好打架”,智己汽车推出后,上汽集团形成了包括荣威、名爵、R汽车在内的上汽乘用车与相对更独立的智己汽车共四个乘用车品牌,其中智己汽车定位更高端。

3月26日,上汽集团发布的2020年度财报显示,集团累计销量达560万辆,同比下滑了10.2%。营业收入为7421.32亿元,同比下跌了12%。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为204.31亿,同比下降了20.2%。

与下跌的数据相比,2020年上汽集团在新能源车市上表现强劲。从销量上看,上汽新能源车去年累计销售 32 万辆,同比增长 73.4%,新能源汽车销售总量,在国内各大汽车集团中位列第一,在全球位列第三,但距离上汽集团2025年新能源汽车占比超40%的目标仍有很大的差距。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